Menu

入墨 – 起源

入墨

五个男孩被领进了一个房间。他们一瘸一拐,拖着疲惫的双腿,他们脸颊青肿,鲜血已凝结在他们的嘴边。殴打对于他们就是一种必然,对此他们没有愤怒,没有怨恨。这是一种他们的本分。
这个房间里空旷而冰冷,灰色水泥抹成墙和地板。 一大块的塑料纸铺在地上. 这是最适合的保护,以免地面沾染鲜血。在这个房间的尽头放着一把塑料椅子,一个男人坐在上面。他衣着考究,穿着量身订制的黑西装,意大利制的皮鞋还带着一块劳力士手表。白色丝质的衬衫敞开着,露出胸部大片的纹身。他的左手的小指缺一块指骨,这是他为自己过去的错误所负的代价。
他曾经是一个Yakuza. 在这个城市里控制着几个街区的一个小头目。虽然是个小头目,但还是受到了应有的尊重。于是他无法忍受五个毛孩子在他的地盘上为所欲为。暴力,卖淫,敲诈这就是他权利的三大支柱,也是他在街区里存在的意义。然而现在这五个小混球们竟企图在他的地盘上敲诈保护费,侮辱妓女和兜售毒品。他认为他们简直不知道什么是尊重,那么今天他会用鲜血给他们上一课。
这五个男孩在可怜的颤抖,哭泣着。他们意识到灾祸已经降临。这个房间就像一个大而冰冷的活棺材. 四个穿黑西装的打手猛地踢打他们的背和膝盖,激烈的痛苦使他们跪在了头目的面前。
那个人一脸的冷笑,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慢慢地站起身。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没有人回答,只有淡淡的呻吟声。这时一个打手对着一个男孩在背上又是一记重拳,这个男孩点点头已表示了他的尊敬,于是头儿又满足得笑了。
“你们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在这儿吗?”那个头儿看出了他们眼中的恐惧。这时一个人走过来,递过来一个Wakizashi。那是一把可以挖出内脏的剖腹短刀。他拔出了刀,刀片反射着房间里的冷光。现在是教会这些毛孩子什么是尊重的时候了。现在是剖开他们身体的时候了。
头儿晃动着短刀走近五个男孩儿蜷缩的身体。男孩儿们跪着抽噎着,他们身体因为痉挛而颤抖。有的男孩子甚至开始在地板上呕吐。
这时的头儿已经失去了耐心,“你们这些懦夫,拿出勇气像男人一样来面对吧”。
“快如风,静如松”。一个男孩儿突然说到,所有人转过头来看着他。他低垂着头,凌乱的头发遮着眼睛。
“攻如火,稳如山”另一个男孩儿有力而快速的接着说到,他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神秘如阴阳八卦”是第三句。
“快如雷电” 是第四句.
穿深色西装的打手们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的头儿。
“…快如雷电…” 那个离头儿最近的男孩儿忽然一跃而起,他的出击快速,突然而且毫不手软。一个甩出的针瞬间扎进了yakuza头目的眼睛。 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惨叫,他的眼睛感觉像被闪电劈了一样。
接着一串串的针击中了打手们的喉咙和眼睛。他们纷纷倒地,脸上满是鲜血,疼痛使他们张开大嘴痛苦的喘息着。这时男孩子们站立在房间的中央,睁眼看着在地上痛苦的扭曲着的敌人。因为针中河豚的毒素正在生效,等待着他们的是瘫痪和死亡。
这时五个男孩脱下了穿在他们身上的旧罩衣。这时看到了男孩子身上巨大的纹身,那纹身的图案色彩鲜艳而且线条优美。
一只老虎,一只鲤鱼,一条蛇,一条龙,一只凤凰。
那位袭击了头儿的男孩子睁着一双在长长头发遮掩下凶恶而冰冷的眼睛,他身上的纹身是一条蛇。手里还紧握着那装有毒针的塑料囊。其他男孩子们在打手身上翻找,他拿过了握在头儿手里的短刀。
他指向了他们来时的门。
他们是战士。
他们是随时准备袭击的野兽。
战斗就要开始了。。。。。

Igor De Amicis